首 页 企业概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产品展示 招聘公示 网络党校
首页 >> 辉煌四十年
东风激荡,能不忆三线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5日】 【来源:航天三江】

    49年前的1969年, 〇六六基地在鄂西山区落地生根。弹指间,那些“旌旗呼左右,漠北扫王庭”史诗般壮怀激烈的大事件,已悉数载入共和国史册,成为激励后来者为国家利益无私奉献的不竭动力。然而,当画面移向万家灯火时,人世间最温暖的长卷亦徐徐展开。

  家国天下。家,是国家和社会最小、最活跃的组织细胞,也是一个人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初级学校。

  1970年10月,我的父母接到组织调令,从七机部在内蒙的一个单位调到鄂西〇六六基地江河化工厂进行三线建设,我和弟弟从天津到内蒙“北战”之后作为航天家属再次“南征”。我们跟随父母一路南下,并继续作为准航天人和职业航天人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求索与追求。

  父母把使命的种子播进我们的心田是1971年。

  那时,建设者一个月休息一次,本来工地上的事就很多、很杂,晚上还不时地有卸车和学习安排。所以,基本上每家都是“小鬼当家”,带弟弟妹妹、做饭、喂鸡养鸭,大一点的女孩子还要承担洗衣服的任务。我们家也不例外,学校放学时间固定,也永远比家长下班早,做饭的担子一下子就落到我和弟弟肩上。

  1971年夏天,我9岁,比大弟弟大两岁。学校放暑假,父母抓住有利时机来了个家务事大撒把。小弟弟在幼儿园不用我们管,厂里每天中午晚上为职工提供开水,我和大弟弟的主要任务就是打水、做饭、洗自己的衣服。虽然,烧柴火做饭我俩已经“出徒”,但当大厨以后出错率极高,不是今天这盘南瓜没放盐寡淡、就是明天那盘咸菜没洗净牙碜;再不就是后天煮了一锅绿豆汤,又熬了一锅西红柿汤;放假的那一天好不容易吃顿南瓜馅饺子还被我煮成一锅糊糊……看着每天出错都“花样翻新”的我们,父母一时没了办法。但是,家长永远是孩子的如来佛,我们再折腾也逃不出父母的手心!

  时间悄悄流逝,正当我和弟弟为自己犯了错、没挨批而自鸣得意时,父母利用那个月难得的休息日跟我们谈话了。

  其实,家长谈话跟单位领导谈话的性质差不多,代表问题严重了。我和弟弟忐忑不安地坐在小板凳上,低着头,不吭声,父母坐在我们对面的小板凳上。感觉那次谈话时间好长。谈话中,父亲反复提到要我们树立使命意识,要干什么吆喝什么。

  虽然父亲重复好几次,可是我和弟弟仍然不懂父亲话里的意思,只得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父母。父亲似乎早就料到了,解释说,“如果一个人肩负使命,责任心就强,再难的事也会做想办法做好、做成功。比如,你们在学校上课要认真听讲,为革命学习,将来接革命的班,同学之间还要互帮互助;回到家做家务也要把事情捋一捋,排个顺序,然后一件一件地干,邻居谁家有事看见了要主动搭把手,我这么说你们懂了吗?”

  “是不是好好学习,好好做家务,助人为乐?”我问。

  “对,看来你是明白了。”父亲又看向弟弟,“你呢?”

  “懂了”。谁知道那么小的弟弟真懂假懂,不过父亲说:“一下子不懂没关系,经常想想就明白了”。

  “为革命学习、接革命的班”,这话要搁现在,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段子。什么叫为革命学习?什么叫接革命的班?不过,过来的人信,那时环境就这样。

  那以后,我和弟弟除了自己努力读书争上游、和同学互帮互助外,还尽可能多地承担家务、帮邻居带带小弟弟小妹妹、帮他们打水买菜排个队、打扫打扫环境卫生什么的。

  或许成长中,支撑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好的是不断进阶的才华、修养、品行以及不断反思的能力和自我修正的本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航天精神和传统的传承无疑更加重要。工作后,我在O六六基地报社从事新闻采编与制作,三十多年没离开过文字工作;大弟弟工作几年就走上了领导岗位,如今依然在领导岗位上尽职尽责;小弟弟一直在服务性行业工作,从“这是李宏峰的姐姐”这句介绍语便知小弟弟的知名度远在我之上,作为长姐,没有比听到这样的介绍更自豪的了。

  时光匆匆!当我们再次回眸望上一望时,老一辈航天人都已进入耄耋之年,就连我们这些当年的“小鬼”,鬓角也泛起了霜花。或许作为个体我们都很平凡,但我们组成的集体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航天。

  正是因为有了一代又一代肩负使命、为国争光的航天人,才有了祖国今天的东风激荡!(文/李宏文)

 
 

【打印】 【关闭】

Copyright©2017 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鄂ICP备05067351号
制作单位: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党群工作部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金山大道9号航天科工大厦 邮编:43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