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才与招聘  >  最美三江人 > 正文
航天三江戈壁滩上的“大衣哥”
发布时间:2018 年05月18 日 来源:航天三江九部

暮春初夏,在祖国西北边陲的戈壁滩上,航天三江有一支数十人的队伍,在默默地辛勤工作着。

从4月初开始,根据任务准备情况需要,人员分批进入戈壁滩。一趟一趟地进入荒无人烟、条件艰苦的戈壁,每趟来回大几百公里。5月上旬,大部分人员开始进入,运输集装箱及设备设施,布置多个点位,架设多项设施,据点扎营、搭建帐篷,一片繁荣景象,把沉睡已久的不毛之地,吵闹得快要掀翻天。

某日,大部分人员凌晨4点钟就起床,带上干粮和水5点出发,多辆车长途跋涉,在戈壁地带艰难前行。一辆四驱越野车在前面带路,大吨位卡车在后面蜗牛式地前行,其他车辆赶往各分布点做前期准备。由于大吨位卡车自重宜逾10吨,装上集装箱及设备更重,卡车多次陷进沙里,队员们多次进行施救,用铁锹铲除车轮下面的沙堆,垫土方、垫胶垫、人力推车……一路颠簸、自救,艰难程度不亚于当年唐僧师徒西天取经。

中午到达目的地,大家匆忙吃了一点干粮就马上投入到极为紧张的布置工作。下午3点开始,戈壁滩里开始刮风,由小逐渐变大,到了5点多,只见离大本营约3公里远的山那边沙尘飞扬,黑云压天、风力加大,一些轻物品被风刮跑,付彬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才追回一件军用大衣。

“快点收拾,马上撤离,不然有生命危险!”本地有经验的司机大吼一声。

但是设施设备太多,根本就来不及收理。两套设备的考机测试,完整试成了一套,另一套考机接近尾声。李赟冀机智沉着、条理清晰,带领计国春和张辰边测试边收理;老陈识大体、明大局,带领翟荣有、刘宏伟以最快的速度拆装设备,叫来司机帮忙将其他设备装箱、打包,用帐篷、塑料布等盖住,压上沙石等重物;付彬彬、胡松、姚善彦等人测试完后立即收拾设备装车。从山顶顺山直往下俯冲,全部收拾完毕已是傍晚6点多,我们的车队立即开始往外逃难,这时狂风大作,不低于10级的沙尘暴向我们袭来,戈壁滩里沙石飞扬,车前方能见度不超过2m,根本看不见进来时的车辙印迹,我们迷路了,人员和车辆陷入沙石滩里,出不了戈壁地带。司机停下车后,冒着沙石袭击头部的危险查看地形,并凭借多年的经验,找了半个小时后才确定了方向。这时,两辆车有三块玻璃已被风吹起的沙石击破,车窗外是大沙尘暴,车内是小沙尘暴,沙石打在脸上灼疼,车内全部是沙粒,下车时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到达管理处,累了一天的队员们来不及吃食物,沙石飞扬也没法吃东西,吃一口就会带进一口沙子,近23点才找到唯一的一家餐馆正在打烊,吃完饭已是24点,我们一起向老天祈福,尽快停息沙尘暴,好回市区宾馆里洗净沙尘,愿望是能睡上3—4个小时。但是10级大风一直不停,能见度太低,根本无法辨认车道,离市区还有数百公里,继续行驶非常危险,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有住在12人一间房的简陋上下铺铁床,既没有保暖的被子,也没有热水洗澡,说是睡其实就是身子在硬床板上靠了几个小时,次日一早就出发。

次日,累了一天的队员们全部睡在几个小帐篷和一个能容纳16人的大帐篷里。戈壁滩上的夜晚,气温只有4℃,加之刮风,冻得大家都没睡好觉。试验队临时党委书记周元标和大家一起,和衣睡在冰凉的沙滩上值守一夜,与队员们一起吃沙尘、同甘苦,指挥大家开展紧张有序的各点位工作。

第三日凌晨比较寒冷,大家穿着军大衣5点多就开始准备,进入值机状态。当喜讯传来,大家几天来所有的疲劳忘在九霄云外,大家欢呼着、雀跃着,离得近的几位“大衣哥”相拥在一起合影留念。你看,戈壁里的“大衣哥”们笑得多么灿烂!



关闭        打印
版权所有 ©2022 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 京ICP备19035510号-2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地 址: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山大道9号 邮编:100048
版权所有 ©2022 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 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地 址: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山大道9号 邮编:10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