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才与招聘  >  最美三江人 > 正文
航天三江红峰公司保卫惯组技术阵地长篇纪实
发布时间:2018 年12月04 日 来源:航天三江红峰公司


 

一飞冲天起雷霆,红峰控制扬美名;

分秒不差传捷报,厉兵秣马再摘星!

  2018年11月,捷报从大漠里传来,红峰设计师胡振林激动万分,赋诗一首,他表达的是所有红峰人的激动与自豪。

 “红峰五种控制系统产品通过了考核,特别是某新型惯组首次实验表现完美,这对红峰公司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红峰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柯尊智激情满怀,对红峰的未来充满信心。这一天来得正是时候!成功,红峰人以自信的姿态站在新的起点;成功,为红峰公司第三次创业新征程注入新动力。

 “为了这一天,我们苦苦奋斗了四年!”试验现场,试验队员李志平望着大漠,只是轻轻地感叹一声,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攻关的酸甜苦辣都融化在成功的喜悦之中。“保卫惯组技术阵地!”这是李志平和惯组项目组同事的铮铮誓言,他们在巨大的竞争压力中一诺千金,闯字当头,新字当先,苦干实干,用辛勤的汗水、默默的耕耘成就非凡的业绩,为红峰的发展增添亮色。

 逆水行舟

 红峰公司的主业是控制系统产品的研发与生产,产品已经形成系列化。国家竞争性采购机制建立,网上采购平台的推行,当红峰人“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走出去”参与竞争感受到了压力山大,危机就在眼前。

 某新型惯组是典型的“新三化”产品,它要实现“结构与功能一体化、系统与分系统集成化、软件硬件相互渗透化”新三化的目标,它的工程化生产在国内还是空白。从2014年开始,红峰人就开始跟进,与专业高校、研究所合作攻关,进行该新型惯组的工程化实践。

 “新型惯组在四年的攻关中,一波三折,我们在希望和绝望中挣扎,心情随着竞标的结果起起落落,最痛苦的不是加班加点,而是我们的产品失去配套的机会,那样,我们就会失去一个阵地,所有的努力都会附之东流。”也许是波折太多,承载的压力太大,技术副总师周承平在介绍新型惯组攻关历程时,仿佛还在“挣扎”之中。

 竞标,几年前还是一个新词,现在已经是红峰人的常用词汇。2015年12月,九部总体设计的新型惯 组参加方案竞标首战告捷。红峰公司负责惯组的工程化,“但接下来的工程化,难题一个接一个,在后来的两次实物比测中,我们的产品在细节上不成熟,排名逐渐落后,特别是在两次大型试验中,我们的产品两度上阵,却被临阵换下。”红峰被市场逼到了悬崖边缘,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周承平直面现实,他说,“光感受到压力还是不够,要迅速行动起来,吃透技术,缩小差距,跟上前进的步伐。”

 “成本高,我们即使抢到订单,干一件亏一件,那就是‘找死’;抢不到订单没有任务那就是‘等死’”冬天的寒意浸透每一位红峰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惟有在奋进中继承事业,在创新中光大事业,红峰人把巨大的压力化作前进的动力

 实物竞标在即,九部和红峰公司设计师集中办公,重点开展产品的生产调试和试验,处理关键技术问题,完善细节,这是一个跨单位、跨部门、跨专业的年轻团队。九部和红峰公司对三个重点专项任务按小时详细策划,并对项目组人员分工重新进行调整,解决人员冲突问题;同时每天组织专题协调会,对任务进展及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解决,要求各责任单位严格按协调会要求执行,做到日清日毕,每周总结并进行奖惩。



 集中办公的项目组每天早晨就是对着投影讨论设计方案,意见统一后再画图。工艺师坐在设计师旁边,设计师边画图,工艺师边理解消化,同时也对加工工艺性提出自己的看法,边画图边讨论边工艺审查,效率大幅提高。在图纸设计过程中,工艺师提前与设计沟通,同步做好工艺准备,在紧急任务面前,很多工装和非标几乎是在和设计图纸并行设计,避免了工装跟不上产品生产的情况。大协作高效率,带来的是技术上的大突破。

 新型惯组专用试验室墙上的白板分三列,中间一列第一行是红色大字:“同心协力齐头并进,保卫惯组技术阵地!”,大字下面是项目组成员的签名。左边一列是每天按 小时排列的进度和每天的重点预警。右边一列是倒计时牌,倒计天数不停变短。由陆俊清、吕江涛等人组成的九部红峰“惯组突击队”,从此24小时奋战在试验室里。

 图:吕江涛(右)带领九部设计师奋战在一线。




 陆俊清、吕江涛带领九部设计师每天在红峰现场,与红峰技术人员并肩战斗,不分白天和黑夜,不分平时和周末,共同保卫惯性技术阵地。振动精度超差,三天三夜,陆俊清、吕江涛一直在振动现场,振动、数据分析交替进行,故障复现、故障定位、故障排除,每个细节都不放过。他们奋战的身影,无声地鞭策着红峰的每一位攻关者。 

 每一次成功、每一个胜利都为红峰发展创造一份新的财富,注入一种新的能量。惯组突击队用创新突破技术瓶颈,用创新提升产品质量,用坚实的数据增强用户对红峰的信心。“软件问题、硬件问题,有以前出现过的问题,也有以前从没出现过的问题,总之问题成堆。”项目组都感到巨大的压力,胡琪波、姜见龙、高枫等红峰 新生代,继承了老一辈红峰人的优秀基因,“艰苦奋斗”一词最为形象地概括出他们的攻关。

“跨”出高精度

 环境适应性是制约高精度光纤陀螺工程化应用的关键因素。这些惯组的“卡脖子”问题,在国内没有任何成熟技术可借鉴,项目组展开了艰难的攻关。设计师高枫接住了“陀螺”这个烫手的山芋。她说,攻关中,陀螺“跨条纹”这个词,绝对是贯穿整个项目研制生产阶段,是使用最频繁的词语。2016年底,大会小会,她便会被问:“你们那个‘跨条纹’解决了么?”每当这时,高枫便会倍感煎熬。陀螺精度高必然导致物理量程减小,在恶劣动态条件下,就会产生跨条纹现象, 没有人能准确地给出解决故障的对策。“靠自己吧!”高枫带着她的徒弟, 2015年入职的“一年级”新生孙娜,展开了修正算法的研究。

 下图:赵阳、孙娜。                                                        

 下图:徐孔赞、高枫


 高枫外表看似文弱,但巨大的危机感和责任感,让她一直坚守在惯组阵地上。寒冬腊月,一次次振动冲击触发摸底,高枫总算完成了算法的初稿编制。还来不及分享成功的喜悦,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冲击前后陀螺输出变化量超差。长时间的奋战没有结果,反而出现更多问题,高枫和孙娜的心情一下跌到谷底,开始怀疑整个方案的可行性,怀疑自己的能力。眼泪,无济于事,甩门而出,吹一阵寒风,让自己冻透,清醒清醒,“不能放弃!再坚持坚持!”在同事们的鼓励中,高枫和孙娜再回到她们又爱又恨的试验现场。

 下图:黎秋浦、彭涛、郭礼芹


 高枫说:“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举步维艰时,九部和项目组紧急开会商讨,把疑点聚焦到了软件实现上。经过新一轮的完善更改,问题得到彻底解决。高枫本以为可以喘口气,但由于陀螺作为关键件影响重大,九部总师要求对修正方案重新进行评审。她从误差源分析、仿真计算、冗余设计、风险规避等多个方面又对算法进行了近十轮优化,她说,这叫真正的“呕心沥血”。由于每天加班到深夜,试验又屡屡受挫,沮丧之际,高枫便时不时外卖两杯奶茶“犒劳”自己和徒弟,整个攻关下来,胖了好几斤。事后,她经常和同事开玩笑,“这是幸福肥”。

 下图:张庆伟、彭志强


  “对勾”“鸡腿”“长草”这都是项目组成员对不合格陀螺输出的谑称。针对这些问题,陀螺设计师徐文强、张庆伟都各有绝招,招招制敌。但到了高精度陀螺这,平常的方法似乎不太管用。试样阶段,好几套产品突然集中爆发精度超差问题。此时产品亟待出厂,如果不能迅速查清原因排除故障,势必影响总装测试以及公司声誉。一个星期过去了,虽然不分昼夜分析验证,结果并不理想。

 项目组成员心急如焚但毫无头绪,副总设计师彭志强带领大家重新梳理排故过程后,要求对装配、调试所有环节再次确认。慢工出细活,设计师们从大量的调试参数与信号比对中,终于摸清规律,解决了输出异常的问题。那时,18车间调试组的师傅每天上午见面的第一句就是,“昨晚又是凌晨几点走的?”虽然辛苦,总算保住了交付节点,大家心里也是长舒一口气。

 下图:后排:罗行、程成、李亮、刘洋

 前排:袁慧铮(九部)、孙娜


 工艺师程成负责光纤陀螺的生产工艺。一道环体装配工序,涉及到三个车间的生产工序和物料周转,程成白天指导车间现场装配保障生产进度,晚上优化工艺流程,确保陀螺生产达到无缝连接。高精度陀螺的环体首次装配,他现场和工人师傅一起干,填充材料现场画现场裁,环体定位工装现场设计现场改,材料和导线粘接位置不断优化和调整。

 一种新的绕环胶试用时,导致了大部分操作人员的过敏,高级工艺师严桂兰整张脸全部红肿、脱皮,表皮严重损坏,脸上用手一搓就像糠一样往下掉皮,她一直坚持在现场,直到选用到合适的胶。

 下图: 吴宇 刘千、张文智


  对于产品故障,工艺师刘千的情感十分复杂。他希望产品一路绿灯,没有任何故障地交付,同时,他也希望产品能在试验中把问题都暴露出来,把产品锤炼得更可靠,以便在交付后做到万无一失,提升红峰产品的信誉度。“现在样样都是竞争,我们耽误不起,抢先才能主动。”面对产品故障,刘千的紧迫感让他不能慢条斯理,几件事齐头并进。精度攻关、现场指导、故障排除、文件编制,像刘千这样的技术人员,每天都在很拼。

 高精度陀螺的攻关,让红峰跻身于陀螺技术先进行列。

 转动20000次

 转位机构作为新型惯组的执行机构,其性能对整个产品的精度十分重要,其中转动平稳性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也是调试过程中最难、耗时最长的一步。汪东政分析结构机理、姜见龙分析数据、王娜修改软件、熊著清调整装配工艺、龚玉军调整装配方法,几个人通力合作。开始阶段,调出一套合格的产品往往需要一个通宵的时间,经过几个通宵的摸索,他们终于找到影响该指标的原因。

 产品与九部顺利完成对接,转位机构的设计师姜见龙、王娜、汪东政心情比较好,他们负责的任务进展顺利,就是他们心情最好的时刻。虽然伺服机构产品是红峰公司的传统专业,但该公司在转位机构方面的研发经验几乎为零。为了避免研发人员受到传统思维的限制,红峰公司大胆启用新人,其中姜见龙2014年入职,汪东政2015年入职。

 下图:王娜、康飞春、李志平、姜见龙



 一切从零开始,反反复复,跟合作单位沟通,跟九部总体沟通,跟航天三江总师沟通,初生牛犊不怕虎。话虽如此,产品带给这群年轻人的经常是彻夜不眠,姜见龙说:“曾经一段时间,即使睡着了满脑子也是产品的各种问题,甚至在梦里都能想到解决产品问题的思路。”

 虽然新产品的研发过程磕磕绊绊,但从来都没有停止向前的进程,一切都必须按计划完成,因为“比测、竞标”,逼使大家抢前争先,稍有懈怠,就可能前功尽弃。加班加点、连轴转是必须的,产品按时达到状态更是必须的,完成任务是无条件的,所有的目标都是“竞标要成功!产品要上天!”。 

 产品集成度高,结构复杂,装配是个大难题,装配一套就要用两天时间。工艺师熊著清与装配工人龚玉军“绑定”。螺钉的松紧、配合间隙的大小,都会影响产品精度。在一遍又一遍的拆装过程中,熊著清指导龚玉军装配,龚玉军把他的装配心得讲给熊著清,熊著清再完善装配工艺流程。一套产品,从最初装配一个月,到现在的半天装完,中间历经了近两年的日日夜夜。

 装配结束,还有没完没了的调试,三位年轻的设计师各就各位,每天都在繁忙中。周末两个休息日,他们指导师傅们装配、调试,从早800到晚800。姜见龙调侃道:“我们常常很‘充实’地过着周末。”

 下图:龚玉军、熊著清、姜见龙



 试验摸底阶段,“卡”成为了转位机构的代名词,转位卡滞、解锁卡死成为研制例会的重点讨论问题。为了摸清产品在高低温状态下的尺寸变化,在结构副总师蔡建军的带领下,汪东政、熊著清、龚玉军三位项目组人员在低温-40℃和高温+50℃ 的条件下对产品各零件反复测量,终于摸索出产品零件在随温度变化的数据,几经迭代,优化完善,最终使产品能够在全温度环境下可靠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转位机构产品在比测、飞试过程中良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只要过程尽力了,成功只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年轻的设计师姜见龙信心十足。

 飞试前,转位机构经受了20000次转动验证,真正做到万无一失。

 惯组”时间

 新型惯组攻关中,项目组成员一直紧跟产品,很多人都按“惯组”作息时间,凌晨睡觉,白天正常上班。副主任设计师胡琪波说:“1:00睡觉说明今天很顺利,不顺利的时候是通宵。” 

 胡琪波参加过多次产品竞标。竞标中,他看到了红峰惯组技术上的差距,更有竞标失利带来的切肤之痛,他说:“进步慢了就是落后”,他觉得“再不努力干就没饭吃 了”。他只争朝夕,紧盯每个细节,问题不解决不罢休,他想用最短的时间,最好的产品去竞标,他要看到自己亲手设计的产品有朝一日能在强手林立的竞标中胜出。

 振动精度攻关中,每个数据、每个零件、每种材料,每个工装,他都十分清楚。他自己装配产品,感受锁紧机构装配的松紧对振动精度的影响;他紧跟现场,第一个看到新鲜的数据,并从数据中找到改进方向。

 胡琪波虽然只负责产品中的锁紧机构的设计,但振动精度超差有多种原因。在集智分析中,故障树分析有16个因素,这些因素要一个个排除,胡琪波带着团队,振动试验超过1000次。振动工装有十几种,每一种都要交叉对比振动试验,然后根据试验数据分析陀螺、加表精度变化与趋势。结构改进,零件的材料的变化,都会影响振动精度,用什么结构好?用什么材料好?要用数据说话,也是要交叉振动,确定最优的结构方案和材料。振动试验每次1分30秒,白天振动台没空,大多都排在晚上。深夜陪伴胡琪波的,很多时间都是罗兵师傅。罗兵紧密配合,每次振动结束,还给胡琪波提出改进建议。

 装配车间每晚都是灯火通明“这种通宵达旦的加班,已经持续几个月了。”主管调度员苏杭手里拿着该新型惯组生产计划表。这份计划按小时安排,24小时没有间歇,各岗位按时间表接力“不管什么时间,即使是深夜,也是在岗的,大家都很齐心!”苏杭说话的时候有些感动,眼圈发红

 苏杭的手中,是一份通宵排班表,典型的“惯组”作息时间:1月19日,8:00~20:00 装配改制;20:00~23:00,调试;23:00~次日1:00,器件整理;1:00~4:00,标度;1:00~4:00,全温精度(抢);12:00~15:00,低气压试验。

 下图:蔡建军、黄元红


 工艺师康飞春只差一周就要临产。她一直工作在生产一线,她要休假的前一天,还加班到夜晚11点半,把项目的进展情况、技术状态、后续工作等等,写了很长的总结汇报,发给了领导和同事们,这才放心的回家休假。

 任务不完成,就不可能回家,项目组成员达成了默契,没有人拖后腿。

 下图:李静文、宋亮超


 

 18车间把新型惯组亲切地称作“三宝”。三宝的到来,让大家见识什么叫“复杂”。高军伟绕环有绝招,陀螺批量绕制时,高军伟身后围满了人,他们要学习高军伟的绕制方法,确保产品一次合格,降低成本。惯组装配,龚玉军和陈华是大师,批量装配,他们毫无保留地讲装配要点,手把手地示范装配要领,为产品批量生产做准备。惯组阵地上,两种新型惯组攻关同时在车间里进行着,保卫惯组技术阵地的技术人员,又投入到新的攻关之中。


关闭        打印
版权所有 ©2022 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 京ICP备19035510号-2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地 址: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山大道9号 邮编:100048
版权所有 ©2022 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 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地 址: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山大道9号 邮编:100048